| 网站首页 | 学校简介 | 校园风貌 | 校园动态 | 教学教研 | 德育工作 | 文苑采撷 | 雁过留声 | 博客 | 学生会 | 俱乐部 | 网上共青团 | 
您现在的位置: 万博品牌官网 >> 教学教研 >> 教研教改 >> 成果及论文 >> 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
书法教育“柳暗”花未明         ★★★ 【字体:
书法教育“柳暗”花未明
作者:佚名    教研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731    更新时间:2008-8-16

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书法系的办公室是一个非常普通的房间,中间摆放着一张很大的习字桌,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端正地摆放着启功先生和钟敬文先生的合影,合影上方题有人生朝露,艺术永恒的格言。在这里,记者采访了书法系主任、书法师承启功先生的秦永龙教授。在持续到深夜的访谈中,记者感受最深的是秦教授对书法学科建设的使命感,就是这种使命感使秦教授近十年来很少在节假日休息,他有着自己的心愿:要为建设一个既具有传统风范又通向未来的书法学科而奉献晚年的余热。

  汉字是中华文明的活化石

  记者:书法教育需要汉字教育的支撑,世界上的文字有很多种,汉字有哪些特殊的地方?

  秦永龙:目前,科学的考古证明,产生于三四千年以前的文字在世界上有好几种,但其他几种文字都已经消亡或被其他的文字所替代。只有汉字,一直沿用至今,一脉相承,尽管字形有所变化,但整个汉字的构形系统却一脉相承。这如同人一生的照片,刚出生的时候、少年和中年的时候尽管相貌不同,但同属于一个人发展演进的过程。也就是说,字形变了,作为表义文字的根本性质并没有变,字符的构形理据没有变,因此,汉字的构形保存着最大量的文化信息。例如,,是由组构而成的会意字。这个构形说明什么问题呢?根据文献记载,古代记录战功是按割取敌人左耳朵数量的多少来计算的,因为,你若把敌人的脑袋割下来挂在身上,一个两个还行,那多了怎么打仗?但割耳朵就方便多了。战后考核战功时,大家都从兜里往外掏耳朵,叫字就反映了当时的这种制度。所以,汉字本身就是一种文化,通过汉字可以研究中国古代文化生活的方方面面,从这个意义上说,汉字是活化石,中华民族应该为自己的文字符号而骄傲。

  记者:也就是说,汉字作为一种文字符号,还保存着中华文明的密码,经由它我们可以找到一条回到过去的路。在汉字种种价值之中,您觉得书法的价值又体现在哪里呢?

  秦永龙:书法是由汉字书写产生的一门很特殊的艺术。一幅书法作品,既有作为文字符号记录语言的功能,又同时具有作为艺术的审美功能,这样一种特殊的艺术形式唯我中华民族独有。世界上的文字符号有千百种,但除了汉字之外没听说哪种文字的书写形式能升华为一门艺术。我们的汉字书法,不仅是一门世所公认的高级艺术,而且还是中华传统文化的聚焦点,与中国传统的哲学、文学、医学、音乐、舞蹈、美术、建筑等学科都有直接或间接的关系,其文化蕴含极为丰富,所以有学者称它是东方艺术的最高点,是世界艺术宝库中独放异彩的明珠。

  记者:书法和中国文化的各个方面都有密切的联系,这种联系得以建立的基础是什么?或者说它们共同的基础是什么呢?

  秦永龙:书法是依托于中国哲学的,中国哲学思想的核心是阴阳两极的对立与统一。书法在点画用笔、结体取势、章法布局各个物质结构层面上,处处充满着相反相成的阴阳变化,比如,点画的粗细、俯仰、长短、刚柔、藏锋或露锋;用墨的浓淡、枯湿;结体的方圆、长扁、疏密、正斜、开合、主从、聚散、留放、敛纵;章法的虚实、起伏,字与字之间的各种呼应和承接关系,都充满阴阳的对立统一。没有中国这样的哲学,没有各种阴阳变化与和谐,就没有中国书法艺术的存在。

还是画狗马,书法教育多歧路

  记者:从某种程度上说,书法教育的传统中断了,直到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才有所复苏,近些年来有不少高校纷纷建立书法专业,您是如何看待当前的书法教育现状的?

  秦永龙:汉字书法教育在几千年的封建社会一直是庙堂教育、精英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但清王朝覆灭后的学校教育却没有很好地重视它。现在很多人对书法教育的认识相当肤浅,以致于连汉字实用书写和书法艺术都分不清楚。对书法的实用书写有何要求,在此基础上对书法艺术又有什么更高的要求,就更不明白了。

  把汉字实用书写看作书法艺术,把一般的写字课当作书法课,导致的直接后果就是语文老师认为写字是书法或美术老师的事情,可以理直气壮地不教学生把字写好,导致年轻人对汉字的认识一代不如一代。别说不教毛笔写字了,就是拿钢笔写字的姿势许多人都是错误的。

  每一年书法招生考试,学生都是抱着一大摞各种类型的书法比赛的奖状和证书来面试的。这些东西是谁给他的?社会给他的!社会为什么给他这个,还不是有人为了要赚孩子的钱。有时候奖状和证书越多,写字的坏毛病越多。

  有一个故事说,一个人给国王画画,国王问他画什么最容易,画什么最难?他的回答是,画鬼最容易,画狗、画马最难。所以,启功先生有一首诗:亦知狗马常难似,不和青红画鬼神。我们的书法专业总不能舍弃教孩子画狗、画马,而去教他们画鬼、画神吧?

  记者:说到画狗马还是画鬼神,您是如何看待当前一些书展上的怪异作品,这些别具个性的创作是否能够走入到我们的传统中,成为我们书法绵延不断的传统中的一环?

  秦永龙:现在的很多书法展览,有些作品是怪怪的,比如有些草书作品,写得很狂放,但作者不懂得草书字符和草书创作规律,当然它线条的飞动、用墨的干湿浓淡等,尽管不能构成草书的艺术形式,本身还是有抒情或艺术因素在内的。但是,站在我们传统书法艺术的角度来讲,这不是我们应该张扬的东西。比如,东北二人转是一种艺术形式,京剧也是一种艺术形式,但是二人转表演得再好,它的艺术含量怎么能跟京剧相比呢?一座小庙的建筑艺术怎么能跟故宫相比呢?我们不能把传统书法这种艺术含量、文化含量极高的艺术给庸俗化、简单化了。

  对书法教育来说,作为一个教师,我们应该明确我们的使命所在,是教学生去盖一座小庙呢,还是去学故宫的建筑艺术呢?作为个体的选择,我们可以不作过多的干预,但是作为正规的高等教育,我们必须要有高标准和严要求。

  书法教育,不能只做江湖郎中而不办医学院

  记者:在包括书法在内的艺术教育浮躁的时代,很多人就像跑江湖的郎中,急着把手中的东西换钱、换名,您是如何看待这个问题?您的选择又在哪里?

  秦永龙:我想的就是如何把书法这一个学科建立起来。

书法学在中国是一个既古老又年青的学科。考察一个学科到底成熟与否,可以看它有没

有一套系统的、层次分明的、界定准确的术语。现在全国的书法专业都刚刚建立,对书法本体的研究还很欠缺,有很多基本原理还没有搞清楚,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建立起一套基本的术语体系,同样一个词,你说是这个意思,我说是那个意思。书法学科的建立任重道远啊!

  搞教育的越是在浮躁的时代,越需要冷静,我们关注的是书法教育这个行当,我们不能只做江湖郎中而不办医学院吧?要办医学院是不是得知道医学院要有哪些学科设置和各门学科的基本原理?在实际手术操作中,手术刀怎么拿,拉口子割多深?要懂得这些,就必须有严格的、规范的技术才能行吧?这就需要有一批人才,充分认识到书法这个学科的重要性,别把书法与商品交换、个人名利联系得那么紧。在弘扬传统文化的过程中,我们应该尽到我们应该尽到的责任。

  那么,我们应该从哪些地方做起呢?应该实际地、一步一步地来做,而且要通过我们的专业来培养一大批具有正确的理念、正确的为人为学、有真知灼见的后起之秀,才有可能把这个学科建设好,事物的发展总得有个过程。

  在采访中,秦永龙教授讲了一个自己的故事,练书法治好了自己的神经衰弱。他说自己上大学的时候,神经衰弱得厉害,人家都说他是神经病,每个星期都到神经科去看医生。练习书法后病好了,无论多么忙,也没有再犯过神经衰弱。秦永龙教授感叹说,从这个意义上讲,书法是能使心灵平静的一剂好药。(本报记者 张树伟)

  秦永龙 19436月生于广西荔浦。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艺术与传媒学院美术与书法系主任,书法专业学术带头人。

  1964年至1969年就读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1970年至1999年在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任教,担任《大学语文》、《古代文学》、《古代汉语》、《文字学》、《书法》等课程的授课工作。2000年至今,在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任教,并担任美术与书法系主任。

  《中国教育报》2007521日第4

今年高考作文对教学的几点启示

教研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个教研:

  • 下一个教研: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